当前位置:巨蟹座今日运势超准社会起底熔喷布产业链 相关部门重拳出击正本清源
起底熔喷布产业链 相关部门重拳出击正本清源
2022-09-23

从疫情前夕的2万元/吨到如今的50-60万元/吨,熔喷布价格可谓暴涨,在暴利的驱使下,诸如原材料聚丙烯价格炒作、质量问题等行业乱象也随之出现。乱象面前,相关部门目前正加大力度重拳出击整顿行业问题,从根源上遏制伪劣产品流向市场。

熔喷布产业链乱象

“熔喷专料现在贵啊,我都不好意思开口,我们上游报的价格太高了,现在10多万/吨。”近日,当财联社记者以口罩厂商身份致电一位从事熔喷布原材料聚丙烯的孙姓贸易商,他如是说。

据记者了解,在全球疫情蔓延下,口罩供需缺口持续加大,作为口罩“心脏”的熔喷布更是因其生产线建设周期长、技术门槛高、成本高等变得“一布难求”,此外疫情进展的不确定性以及产能过剩的预期也让部分有意从事熔喷布生产的厂商望而却步,进一步加剧了熔喷布供需矛盾。在此背景下,熔喷布小作坊诞生,从而将熔喷布上游的聚丙烯价格持续推高。

“中间商轮番抬价,相关聚丙烯的价格也随之被推高。”福建一名熔喷布生产总监张先生认为聚丙烯价格暴涨下不乏浓厚的炒作氛围。他同时向财联社记者详细分析了熔喷布产业乱象背后的逻辑。他表示,民间小作坊因受成本、技术、时间等的限制,只能搭建小熔喷线,但小熔喷线因其设备工艺的风速等难以达标,只能采用低熔指聚丙烯的原材料,而低熔指聚丙烯喷出的熔喷布完全达不到一次性医用口罩的隔离效果,伪劣熔喷布就此诞生。

在孙先生看来,行业内还存在着聚丙烯以次充好的现象,他告诉以客户身份暗访的财联社记者:“最好不要去买,都是假的,改行吧!”据这位孙先生描述,他这几天广州、江苏多地跑,一方面是缺货,另一方面则是要亲自去验证,怕遇到假货。“如果是假货(聚丙烯)喷出来的布是不达标的,纤维很粗。”孙先生表示。

孙先生口中所提到的“假货”,则是用中石化等品牌聚丙烯袋子包装其他纤维含量极低的聚丙烯,以次充好。他告诉记者:“中石化的袋子目前都是80-100元/个”。一位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介绍,聚丙烯、熔喷布等材料的购买需要“三证一函”,即营业执照、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注册证,以及政府开具的提货公函,此外部分地方还要求提供不倒卖承诺函、产品检验报告以及车间设备照片、工厂大门口照片等材料。

“拥有三证,其实价格是很便宜的,一万多一吨就能买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但诸多小作坊因不达标难以办齐相关证件,只能通过其他渠道购买。除了证件不齐外,熔喷布小厂商还存在着超容用电、窃电、废气污染、噪声污染、火灾隐患等安全环保问题。

相关部门重拳出击“正本清源”

4月16日晚间,扬中市官微“扬中发布”公开宣布,截止4月15日晚间,全市熔喷布生产企业全部停产整顿,并指出在下一阶段,将坚定整治决心、强化履职尽责,对涉嫌违法违规的,在查处涉及市场监管、安全、环保等违法案件的基础上,坚持有案必查、一查到底。

据“扬中发布”官微转发信息,受市场需求刺激,扬中成为熔喷布集中生产、供货地,价格炒作、质量问题、安全隐患等行业乱象也随之出现,甚至被戏称作“熔喷布之乡”。扬中市场监管局官网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扬中登记注册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为867户,几乎全是疫情后诞生。同时,因大量个体经营户及规模以下企业的存在,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据估算日产能约70吨左右。

不仅是扬中市,江阴市、宜都市等多地也存在相关行业乱象,目前相关部门已陆续出台严格的整治措施,有序展开相关整治工作。此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更是表示将联合公安部依法查处扰乱熔喷布市场价格秩序的违法行为,坚决斩断哄抬熔喷布价格的违法链条。

此外,据中国石化(600028.SH)新闻办12日宣布,中国石化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于4月10日、12日先后投产成功各自的第三条熔喷布生产线,至此,中国石化已有6条熔喷布生产线相继建成投产,可日产熔喷布14.7吨。5月底,中国石化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全部投产后,加上控股企业的5吨/天产能,将形成万吨熔喷布年产能,每年可用来加工一次性医用口罩超过100亿只。

随着正规熔喷布大厂商的产能陆续释放,市场熔喷布供需矛盾将得到有效缓解,口罩产业链也将“降温”,外加行业整治日趋严格,行业乱象将得到有效遏制,市场也终将回归理性。